债权人向公司主张债权时能否将未尽出资义务的股东列为共同被告?|公司知径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发表于 2018-01-03
消极 #诉讼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抄袭
本篇文章 3178 字,读完约 8 分钟

点击上方“公司知径”关注我们

导语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已明确规定,当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对公司的出资义务时,公司债权人有权请求该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在司法实践中,不同法院甚至同一法院不同法官,在适用该法条时存在不同的理解,进而造成了同案不同判现象。

文/高阳 律师

根据笔者的案例检索,对债权人在起诉公司主张债权同时起诉未尽出资义务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案例,绝大多数判例都给予了支持。例如:

洪旺海与深圳市韩中泰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金秉典、杜青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7)粤0306民初9956号】中,法院认为,被告杜青俊作为被告深圳市韩中泰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且被告在庭审均认可公司已经停止营业,对于原告主张被告杜青俊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院予以支持。

曾锐文、陈梅莲与东莞市开利祥精密模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6)粤03民终19872号】中,法院认为,关于开利祥公司要求曾锐文、陈梅莲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曾锐文、陈梅莲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当依法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竟业塑胶公司欠开利祥公司之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故原审法院对开利祥公司要求曾锐文、陈梅莲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予以调整,曾锐文应对竟业塑胶公司欠开利祥公司之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陈梅莲应在50000元范围内对竟业塑胶公司欠开利祥公司之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但也有少部分判决对债权人起诉股东的诉请不予处理。例如:

杨土文与深圳市诚建华木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6)粤03民终2543号】中,法院认为,诚建华公司在以澳华公司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买卖合同违约之诉的同时,一并以澳华公司股东为被告主张侵权责任,因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是两个不同的诉请,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笔者注:法院引用法律条款错误,应为2012年修正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共同诉讼情形,人民法院不能合并受理以澳华公司为被告的违约之诉和以澳华公司股东为被告的侵权之诉。故诚建华公司诉请华夏星辉公司、蔡允、吴腾辉作为澳华公司的股东应按未缴付的注册资本差额对澳华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不予一并处理。

深圳市科慧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钟碧城、邝小艳、深圳市中诚大通财务投资有限公司西安物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案号:(2016)粤03民终2043号】,法院认为,西安物华公司基于深圳科慧公司股东出资瑕疵而向其提出诉求的法律关系与本案买卖合同的法律关系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亦不宜在同一诉讼中解决。

经检索发现,上述判决不予支持债权人同时起诉公司与股东的观点源于上诉人陕西有色建设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有色公司)与被上诉人中启胶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启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85号】。该案裁定书认为,中启公司在起诉科技园公司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合同义务的同时,又一并起诉陕西有色公司、青岛同舟公司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股东侵权责任,这是两个不同种类的诉请,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笔者注:该裁定引用法律条款序号错误,应为2012年修正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共同诉讼的情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一审法院再行合并受理中启公司诉陕西有色公司、青岛同舟公司起诉没有法律依据。

笔者认为,少数下级法院及法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85号案的裁判观点,对债权人起诉股东的诉请不予处理缺乏法律依据。理由如下:

首先,我国是成文法国家,最高人民法院判例并非我国正式的法律渊源;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已在逐步制定和完善案例指导制度,但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85号案并非是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发布的指导性案例,不能作为案件处理依据。此观点在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中得到了体现。在(2014)民申字第441号中,法院认为,关于黄木兴主张本案应参照本院公报案例处理的问题,经查,黄木兴援引的本院公报案例并非是本院根据《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发布的指导性案例,其主张本案应参照该案例处理没有依据。

其次,在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85号案中,债权人主张股东承担责任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而本文所探讨的债权人起诉股东承担责任的依据是《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两案适用法律依据明显不同,因此,下级法院在审理债权人依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起诉股东的诉请不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85号案的裁判观点。

第三,虽然《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未尽出资义务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前提是公司不能清偿债务,即,股东享有对于债权人先请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享有抗辩权。但该抗辩权只是为了保障股东的数额利益,并不能对抗债权人的起诉权,债权人有权一并起诉公司与股东。这一观点可以在其他司法解释以及司法实践中找到依据,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5条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向债务人和保证人一并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将债务人和保证人列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但是,应当在判决书中明确在对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后仍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又如,在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中,受害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提起补充责任诉讼时,可以将第三人与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作为共同被告。

上述观点亦在荣成市华达钢材有限公司陕西有色建设有限公司威海有色科技园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2526号】中得到了印证。在该案中,法院认为,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在有色科技园公司未能依约向华达公司支付本案钢材款的情况下,华达公司作为有色科技园公司的债权人,请求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即有色建设公司,在未出资范围内对本案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笔者认为,债权人在起诉公司主张债权的同时,有权一并起诉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1

END

1

More:

  ▷ 非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如何防止控制权旁落?|公司知径

  ▷ 股东注册公司时应当注意的几点法律风险|公司知径

 转让股权,你交个税了吗?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模式的选择—基于税务筹划角度的研究

本文新闻来源微信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企查查的立场。如有任何疑问或需要删除,请联系 kf@qichacha.com

相关企业信息

企业详情>
企业名称 深圳市韩中泰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 金秉典
注册资本 50万元人民币 成立时间 2013-03-22
企业类型 有限责任公司 经营状态 吊销
注册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芙蓉东路宝安桃花源科技创新园松岗分园A座8楼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914403000649521231